? 玉雕師段華竹:玉雕玩的是感覺 - 太原科瑞博科技有限公司 - 新聞中心
  • <nav id="y44k8"></nav>
    <menu id="y44k8"><tt id="y44k8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y44k8"></menu>
  • 產品目錄

    聯系方式

    聯系人:業務部
    電話:0351-8751829
    郵箱:service@npxinglong.com
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    玉雕師段華竹:玉雕玩的是感覺

    摘要:玉雕師段華竹:玉雕玩的是感覺

    ? 采用鏤空技法雕刻的《擁荷》

    美玉·人物

    段華竹,1974年出生在河南南陽市一個玉雕世家,從小學習繪畫,1990年開始接觸玉雕。云南省連續兩屆玉雕師評選中唯一入選的女性。

    美玉·語錄

    “大師從來不走前人走過的路,他只專注于探索自己腳下的路。雖然我不是大師,但我一直用大師的標準來鞭策自己。”

    “你只有跟著它走,它不可能跟著你。”

    “這也是我鐘情于翡翠雕刻的原因,它的神秘性也就體現在這里,高難度,具有挑戰性。”

    美玉·故事

    《滿天庭》

    金獎作品靈感來自飛天

    在玉雕行業,女玉雕師并不多見。但在段華竹眼里,女玉雕師反而比男玉雕師有優勢。男玉雕師也能雕刻出細膩的作品,但創作思維大多比較粗獷,而女玉雕師在局部的雕琢上會更加細膩,就像涓涓細流般委婉動人。

    瑞麗第四屆神工玉雕大賽金獎《滿天庭》是段華竹的得意之作,靈感來自于敦煌飛天,展現出春夏秋冬優雅、飄逸的飛天造型。雖然題材取自于古典,但表現手法卻較為現代。像一些氣泡的表現,充分凸顯出動感,自然形成的背景顏色則使空間層次更加分明。這件作品整整花了段華竹一年多的心血,那是一段痛并快樂著的時光。她告訴記者,最長的一次熬了4個通宵,有時剛睡下,靈感就來了,于是爬起來,馬上開始干活。

    “玉雕玩的是感覺,你只有跟著它走,它不可能跟著你。”段華竹說。

    《德宏印象》

    多次設計考驗技師功力

    《德宏印象》,段華竹的又一件玉雕。乍一看并無特別之處,但細心留意卻不難發現當中的奧妙。孔雀開屏、椰樹、德昂族少女,以及那一排紫春雕刻出來的山巒……無不烙著深深的德宏印記。

    這個作品的雕刻難點在于頭頂的那片“散綠”和背后的那片“紫春”,到底應該打造成什么?怎樣才能使得整體更加和諧,更加唯美?讓段華竹絞盡腦汁。按照料子本身的顏色,那一片“散綠”做成一棵大樹是最適合的,但問題是“散綠”太過前凸,離后面的山太遠,這就破壞了作品的整體性,并且凸前的部分也給人一種壓抑感;另一個辦法就是,切掉前凸部分,使之統一,然而這樣的做法卻是玉雕的大忌,工藝永遠是為石頭服務的。進退兩難之際,一個靈感突然閃現,何不做只孔雀?那一片散綠就如開放的羽毛,前凸的部分恰好讓孔雀變得鮮活、動感,讓整個玉雕作品更有張力。

    翡翠雕刻是所有玉雕中難度最大的,一些傳統的白玉,通常一次設計后便能夠一氣呵成,但翡翠則不行,大部分料子切開后充滿變數,例如種、裂、棉、顏色等的產生和變化,這些都會導致之前的設計全盤改變。打造《德宏印象》用了段華竹半年時間,共改變了5次設計。段華竹說:“這也是我鐘情于翡翠雕刻的原因,它的神秘性也就體現在這里,高難度,具有挑戰性。”

    《擁荷》

    鏤空技法雕出經典之作

    在冠華珠寶約1800平方米的展廳內,所售賣的翡翠飾品全部來自段華竹和她的團隊,為此他們共花了兩年時間準備。段華竹的工作室就在展廳旁邊,從設計到制作全部都在那里完成。

    據冠華珠寶展廳工作人員介紹,這里出售的翡翠飾品均有質量的絕對保證,當然價格也不菲。記者注意到玻璃展箱內的另一件玉雕作品,在微黃的燈光照射下有點像優雅的蕾絲花邊,走近看,原來是一組青翠欲滴的蓮藕造型。該作品取名《擁荷》,兩側的蓮藕包裹著一簇向外噴張的蓮花,除了表達蓮花的高潔,這是不是也象征了一種積極頑強的生命力呢?

    《擁荷》的經典之處在于兩側的蓮藕造型,記者粗略估計,蓮藕大約由近千個圓環組成,環環相扣。連接部分,最短處僅約一毫米,這是何等高超的雕刻技藝啊!

    據段華竹介紹,《擁荷》采用的是鏤空拉絲技法,這是一種傳統技藝,父親那一代人用得較多,用的工具也是祖傳的一種較為特殊的工具,因為復雜性和風險性,目前這種高難度的技法已鮮有人使用。

    “主要是太難了,單是組成蓮藕的圓圈部分就用了3個半月的時間,稍有閃失,全盤皆毀。你看荷花和蓮藕的色澤是不是有差別,這是因為蓮藕太過精細,我們都不敢拋亮光,只是作了亞光處理。”段華竹說。

    延伸閱讀

    “瑞麗工”異軍突起

    現在的玉雕從業者很多,但真正的玉雕師卻乏善可陳,玉石雕刻并不是單純的打磨,依葫蘆畫瓢,賺點手工費這么簡單。玉雕是一項凝聚創意、力求完美的藝術。段華竹說:“大師從來不走前人走過的路,他只專注于探索自己腳下的路。雖然我不是大師,但我一直用大師的標準來鞭策自己。”

    記者笑著問:“既然你的《滿天庭》能夠獲得金獎,我想《擁荷》這么高難度的也不會低于這個獎項吧。”

    “這個不好說啊,單論雕工來說,肯定是最好的,但評選一件玉雕作品還取決于料子的好壞、富含的意義等要素。其實得不得獎不重要,關鍵是能夠把每件作品都做到我自己認為的完美。”

    在瑞麗,像段華竹這樣的玉雕高手藏龍臥虎,他們或低調,或不善言辭,但卻擁有優雅的藝術氣質、高超的雕刻技法和無限的創造力。中國玉雕分為南派、北派和海派,隨著瑞麗打造東方珠寶城的宏偉規劃不斷推進,被稱為“瑞麗工”的玉雕軍團正在崛起,他們兼收并蓄,融入特有的民族元素,正逐漸形成云南自己的玉雕流派。

    ?

    9彩